【优秀习作】向着明亮那方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二(1)班 黄园舒
2018-10-11 13:40: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黄园舒  
1
听新闻

  因为小时的种种原因,我的身材格外矮小。在班级里,同学们只能坐着同站着的我说话,否则,那些高大的男孩只能把头低得很低很低。

  尽管如此,我依然自认为是一条男子汉。在家里帮着妈妈扫地洗碗拎重物,妈妈也常不让我去做这些,因为我得踩着一个板凳才能够着洗碗池,得费很大力气才能把尘土“请”进簸萁,得把大包裹抱在怀里才能一步一步踩上楼梯我知道妈妈是不忍心看见这一幕幕的场景。我理解她,我觉得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真的,比如有一天我打开家门,看见妈妈已经坐在了饭桌边。饭菜已经在桌上摆放好了。我放下书包洗了手,给我们俩盛好了米饭。母子二人默默无语。当时我心里其实是有些疑惑的:妈妈看上去心事重重。吃饭的时候我开了口:“妈,今天你怎么了?”她说没什么,但不一会儿她突然问我:“你每天在学校开心吗?”我几乎没作思考,下意识地机械地答:“开心啊。”我劝她不要多想。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这“开心”究竟“开心”在哪,究竟是今天同桌的女孩跟我说了句话,还是男孩子们邀我一起踢足球。我坐在书桌前难得开始回忆这一天,我想起英语老师点我回答问题我答得很漂亮,想到了几件可以称作“开心”的事。

  那,我到底有没有忘记,今天我同桌跟我讲的那句话:我听见有人开玩笑要你去擦黑板,有没有忘记今天踢球场间休息的时候,那些男孩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然后就建议我离场休息。我突然意识到,这些对我来说有些沉重的一帧帧画面根本无法轻盈地随风而去,它们一直在那里,无论我选不选择忘记。直到它们接连筑成一道屏障,我才会感到闷闷地透不过气。

  我的心门“砰”地一下关闭了,准确地说,是被堵上了。就像是一幅窗帘挡在窗前,屋子里便隔绝了刺眼的阳光。我打开灯,屋子一样可以被照得很亮,但与阳光不同的是,灯光圆润而又柔软,好似被磨的光滑的棱角。我如同半个仙人飘在学校里,独来独往,与“世”分离。有空的时候,我不再跟着那些男孩去运动场,而是把自己安放在图书馆里,浸泡在书的甜蜜中,我感到惬意。母亲再问到我开心与否时,我终于发自内心地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我过起了假装同学们没有来过我的世界的生活,其间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寂静。我以为就这样住在自己的小屋里就可以度过一段段岁月,我以为没有人会来打搅我,所以当屋外敲门声响起,我着实吃了一惊。

  学校正在筹拍一个关于“爱”的短片,了解到我的情况后,想让我出演主人公。故事大概是一个残疾的、自卑的孩子经过同学们充满爱的帮助,渐渐与大家融为一体。负责的老师找我聊了聊,我看了剧本,很快答应了。应承下来之后我开始紧张,甚至有些后悔,怕自己不能完成。我问自己为什么选择出演。

  想到答案的时候我感到有些脸红:应该是渴望这种关系很久了吧。书中畅游真的是愉悦的,可终究缺少了点什么。

  我走到窗前,徐徐拉开窗帘。窗外阳光倾泻,我还是微微低着头。

  短片的拍摄持续了不短的时间,我享受他们表演出的微笑,享受他们编排好的每一句台词。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自然熟悉了许多。拍片的间隙大家一起聊天,我抓住这个机会给大家讲笑话,兴致高了还会模仿各个老师,所有人都乐。拍摄渐至尾声,我知道最不舍的可能就是我,尽管和剧组的同学关系近了许多,我还是缺乏足够的勇气去直面那一束束阳光。短片的最后一句台词是:“哥们儿,好样的!”是一个男生拍着我的肩膀说的。那天他说了好几遍,慢慢地剧组所有同学都簇拥到我的身旁,我纳闷儿剧本没有这一段,再一看摄像机已经关闭了。

  无论是他们还是我,此刻的畅怀,皆不沾表演的痕迹。

  我真的要感谢这些剧组的同学,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一直在我身边,我不再过仙人的生活,而是在人与书之间找寻着平衡。他们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了解了我,在路上也都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当然,那些异样的目光我无法避免,那些冷淡的话语我无法阻挡,不过,窗外的阳光倾泻之时,我终于昂首阔步。

  因为我选择接纳它的一切,哪怕烧灼了翅膀,也要飞向那个灿烂的地方,去感受阳光的温暖与明亮。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二(1)班 黄园舒)

标签: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黄园舒
责编:王凰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