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习作】现在,最困难的是重逢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二(1)班 黄园舒
2018-10-11 13:42: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黄园舒  
1
听新闻

  我们与大多数人的故事,都遵从着相逢、告别、重逢、告别、再重逢……的规律。

  如果说相逢是最刻骨铭心的,那么第一次告别便是最难以割舍的记忆。实实在在的“再见”真不一定说出口,过程中内心的苦涩、脑海中的纷乱,总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刻突然一起涌出来。你这时才发现,原来告别依旧是一个进行式。它不等同于一场仪式,它的长度,是用情感丈量的。

  初中毕业后,我看见很多同学都表露出了他们在过去与现在之间的挣扎。回忆伤神,以至于有同学用整整一个晚自习在纸上写初中同学的名字,当下的光阴就这么献给曾经?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则消息,写道:“大家的说说慢慢都看不懂了,从初中真正毕业花了三个月。”

  尽管难,终究是会放下的。美好的记忆就此尘封,待再见时开启。

  小的时候我们总相信,告别之后定有重逢,长大以后我们渐渐明白,人们想念而不能见,不敢见。

  昨天晚上妈妈一回家,刚放下包,便想急匆匆往外赶。她的大学同学来南京了,想同她一起吃饭。她下楼了,但是不一会儿又上楼来了。“我什么东西也没有准备啊!怎么能空着手去?”她从客厅踱步到卧室,推拉抽屉的声音传出来,其中仿佛掺杂着她的焦虑和急躁,“我的头发是不是该洗了,我需不需要戴一顶帽子?”

  我看着她手忙脚乱地把礼物塞进精致的袋子,看着她终于又打开门,听着她嘴里还念叨着她的“形象”,听着下楼的“咚咚”声渐渐隐去,我突然想到几年前比这还要冷的一个冬天,天空有些飘雪,我从学校拿完成绩单,中午与小学同学约着出去玩。我明明可以从学校直接去地铁站,却还是回了家,脱掉了校服,换上了最好看的衣服,磨磨蹭蹭地出了门。

  不就是见个面,大家聊聊天、叙叙旧吗,怎么如此复杂?

  我们留在别人记忆里的,都是年少时清水般的模样。多年以后的重逢,有人藏起疲惫,有人藏起贫穷,有人藏起外在的缺陷,有人不显露内在的不足。大家都想让曾经最亲密的这一群人知道,他们现在还不错。有些无法面对这一切的人,选择了逃离。

  现在,最困难的不是告别,是重逢。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二(1)班 黄园舒)

  考试题目为:现在,最困难的是--

  老师点评:立意独辟蹊径,反其道而行,行文内部对“重逢”的困难与复杂作了细致的描摹,而落笔沉降于“情感”二字,颇有见地,对生活的思考也显得成熟老练。

  自我点评:文题“现在,最困难的是重逢”。很多人认为告别是最困难的,而我的观点恰恰相反,故本文实际上存在一个比较,即重逢难于告别。我选择将告别作为切入点,也算是自然而然地引出“重逢”这个话题。

  文章中对于“现在”这个词的理解不够清晰,过去和未来的重逢困难吗?不得而知。但文末的总结应是对当下社会现状的剖析,大约可以算是扣住了“现在”。对于“困难”,文章中作了详尽的描述,举了母亲和我的例子,将“难”较直接地提现了出来。

标签: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黄园舒
责编:王凰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