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更需要一颗善待孩子的心
—— 记建湖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师郭红艳
2016-10-13 08:01:00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卞小燕  
1
听新闻

  最美人物

  “25个小组植树,每组4人挖坑、2人浇水,一共多少人参加植树?”9月23日,在建湖县特殊教育学校启聪班五年级教室里,记者聆听了郭红艳的艰难一课:大声读题,逐字译成手语,配上夸张动作,但整堂课似乎都是她在唱独角戏,更多时候寂静无声,6名13岁的失聪孩子反应迟缓。这道题,郭老师已讲解了三天。

  “讲上百遍千遍也不一定有效。在这里,老师很难找到成就感。”校长刘必军说的是实话,不要说一道题,单教会孩子们写名字已相当吃力,而让失聪失智的孩子喊声“老师”更是奢望。16年前,郭红艳来到学校时,这里有6名老师,如今,除了她和副校长潘青海外,别人都选择了离开。

  “郭老师不能离开,相信她也不会离开。”教室外,记者遇到家长何玉干。女儿姜雅丽1岁时因用药过量失去听力的遭遇,就像一根扎在全家人心里的刺,“遇到郭老师,女儿爱上了素描,更加自信,今年还被评为江苏好少年,这让全家人重新燃起希望。”

  郭红艳坦率地说,从教开始的那两年最迷惘,根本不知道这些不言不语的孩子,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有一次课上得好好的,一个男孩的父亲来到教室窗前,男孩突然站起身,冲上来迎面就给我两拳。”当时正怀着孕的郭红艳本能地护着肚子。孩子的父亲进来教训孩子,郭红艳又去护男孩,拉扯中她又挨了几巴掌。“男孩那段时间表现不好,经常跟社会不良青年聚在一起,我找他谈心没效果,他觉得父亲到学校来是因为我告了状。”

  “很委屈!但我是老师,还得微笑着一边打手语,一边夸大口型告诉孩子,只要他学好,老师受多大委屈都值!”正是这件事,改变了这个孩子的一生。如今,他坐在了天津理工大学的教室里。

  “不离不弃,包容差异。”毫无防备地被有暴力倾向的孩子猛然推倒扭了腰、莫名其妙地被患自闭症的聋哑孩子拍巴掌、抱着冲动乱跑的学生时双手被咬出血……虽然委屈,但郭红艳能读懂孩子们的内心:“残疾孩子忧郁而敏感,脾气倔强暴躁,特别是有自闭症倾向的孩子。他们如此暴力,其实只为引起别人的注意。长期被歧视,甚至享受不到家庭温暖,对这群缺爱的孩子,我怎能生气?”

  课还没上到一半,男孩金从胤开始嗑瓜子。几番温和地劝阻仍无效果,郭红艳便倒出几粒放到桌上,笑着比划:吃完这些听老师讲课。带着微笑,郭红艳不知化解过多少小刀或橡皮的矛盾。

  聋哑孩子一入学,就要接受发音训练。“他们的声带因缺少锻炼已普遍退化,发声要么刺耳要么嘶哑,而更多人根本发不了声。”刘必军经常看到,郭老师把嘴唇贴近孩子们手背,让他们感受送音气流,或者把孩子的小手放在自己脸上、脖子上,让他们感受声音的振动,“最令我难忘的是她还让孩子把小手伸进自己嘴里,触摸发音时舌头的位置。”

  “有时为了劝阻那些放弃孩子教育的家长,老师会吃力不讨好,但即使家长放弃,老师也不能放弃。特教说白了就是一份良心活,它不像普通教育那样,用分数来衡量你教得好不好,这里唯一需要的就是一颗善待孩子的心。”郭红艳说。

  如今,郭红艳的第一届聋人学生袁建也当了一名特教老师,并成了她的同事;听说郭红艳被评为全省“最美教师”,去年考入南京聋人高中的优秀学生杨振艳用半清半浊的话告诉记者,老师最棒!

  16年来,郭红艳把11名聋哑孩子送入天津理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等高校,8人进入聋人高中学习,而更多的学生顺利进入工厂自食其力。今天的郭红艳终于迎来了花开时刻:“这些孩子就像是折翼的天使,走进他们的内心,塑造心灵最关键,因为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比自信、自强地融入社会更重要!”

标签:老师;孩子;郭红
责编:edu_shoujibao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