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搜 索
  • 3434.jpg
  • 江苏教育系统六五普法回眸网页广告.jpg
教育舆情

两大学生制售抢红包软件获利600万

时间:2017-06-07 14:54:00  来源:现代快报

  大家都爱玩“微信抢红包”,然而不法分子却利用“微信抢红包”牟利。现代快报记者获悉,日前,泰州姜堰警方破获一起制作并销售“抢红包外挂软件”的案件,涉案金额4000多万元,抓获12名犯罪嫌疑人;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共获利超过1500万,其中制作售卖软件的两名在校大学生嫌疑人,分得约600万。据悉,这也是目前全国涉案金额最大的外挂抢红包案件。

  案发:

  夫妻开挂抢红包露马脚

  姜堰居民夫妇王元和李凤(化名),沉迷赌博没有固定工作。去年下半年,两人开始加入各种微信群,参与“抢红包”赌博中的“捕鱼玩法”,即群成员发出固定数额红包,约定抢到红包金额的最后一位数是几为“雷”,抢到跟“雷”数字相同的人,就要全额返包给发包人,不一样则不要赔。

  起初,两人玩得不亦乐乎,但长久下来总是输大过赢,怎样才能避免中“雷”?通过与赌博群群主交流,他们接触到了“教父”外挂,并从一网名为“成都三哥”的网友那里第一次购买了外挂软件的授权码。果真,装了外挂后,两人一时间赢了不少钱。

  尝到甜头的夫妻俩从外挂软件上看到了商机,又多次与“成都三哥”联系购买授权码,以每个300至400元左右的价格推荐贩卖“教父”外挂软件。同时,由于“教父”外挂只能安装在已“越狱”的苹果手机上,他们就到二手机市场,专门购买苹果手机,“越狱”安装外挂后,连同手机一起出售,仅仅两个多月,就盈利近4万元。

  今年2月,姜堰公安局网安大队民警在进行网上巡查时,发现了这款外挂软件,经提取鉴定,得出结论:“教父”程序对“微信”程序的功能进行了增加、修改并影响了微信“抢红包”活动的正常用户操作流程,涉嫌犯罪。

  警方:

  循线追踪发现经销网络

  3月15日,在充分掌握王元、李凤犯罪事实后,民警迅速出击,将二人抓获归案。通过审讯,警方发现王、李二人只能算是“教父”外挂的零售商,在其之上则还存在着高级经销商和软件作者等重要角色。

  考虑到案情复杂、涉案金额较大,姜堰警方快速抽调力量成立了专案组,开展深度侦查工作。

  姜堰区公安局网安大队案件查处中队副中队长何案彬介绍说,经过多次的网络和实地调查,民警终于锁定“成都三哥”身份为田某(女)。同时,通过调取田某的微信数据进行分析,专案组成功发现可能是田某上线的3名嫌疑人“B哥”“颜值”“炉裂”。

  5月25日,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导支持下,姜堰警方在福建、江西、山东、广东等6省抓获12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就包括“教父”外挂团队召集人、财务、软件作者和一级经销商等8名核心人员。

  交代:

  制售外挂共获利1500万

  随着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落网,这起案件的疑团也全部解开,令人惊讶的是,“教父”团队召集人戴某和软件作者郑某竟然都是在校大学生。

  据了解,今年21岁的郑某酷爱计算机,在初中时代就开始尝试写程序,其后更是考取了某大学计算机系。近年来,网上出现了不少“抢红包”外挂,出于好奇,郑某就在借鉴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想法写了“教父”外挂代码。

  据郑某交代,起初“教父”外挂只是共享在网络论坛,网友可以免费下载使用。后来当同学戴某得知后,则想出了利用外挂软件赚钱的主意,通过网络召集合伙人,最终形成了8人的“教父”团队,约定利益按比例分层。他们通常以每个授权码120元的价格大批量卖给二级经销商,二级经销商再加价卖给三级经销商,以此类推层层获利。

  据统计,2016年7月以来,“教父”外挂授权码已售出13万个,主要犯罪嫌疑人获利超过1500万。其中团伙核心成员在校大学生郑某和戴某两人共分得600万。

  截至发稿前,姜堰警方已初步查明涉及此案的全国各地二级经销商有20余名、三级经销商有300余名,涉案总金额高达4000余万元。目前,归案的犯罪嫌疑人均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标签:夫妻;外挂;教父
责任编辑:王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