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晋锋:做一个有温度的指路人
2017-06-02 14:02: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如果说“法”字是她一生的脚注,那么做一个有温度的指路人就是她教学生涯的一种情怀。岁月静好,生命如歌,她写的《给女孩子的信》在网上广为流传,信中所传达的价值观念值得人们深思回味。5月,中国江苏网专访南京工业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 、教授、博士生导师温晋锋。

  记者:温老师,您能和我们聊一聊写《给女孩子的信》的初衷是什么吗?

  温晋锋: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记得在2015年,可能是我这个年龄的原因,人年龄大了以后,他的心境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我觉得我还是属于挺喜欢读书的那种人,所以到了50多岁的时候,我就想做一点对大学生成长方面有帮助的事。

  一方面是专业知识对他们很多有用,但是另一方面可能更有用,这大概是潜意识当中的一些想法,最直观的原因可能有三点,第一点,就是我到了南京工业大学以后当上了党委书记,就是我们学院的党委书记,做这个党委书记,我可以全方位地接触学生。过去如果纯粹当老师的话,接触学生仅仅是学习方面,或者按照我们说是学术方面,但是对学生生活、对学生思想、对学生的心理不见得了解那么多,而且学生在的面前,只是报忧不报喜。但是我当了党委书记以后,因为是大量地接触学生工作,各种负面信息可能会有一些。

  所以我就想,把一些我自己见到的东西通过一种信的方式写出来,让这些小孩明白一些更多的事理。我记得过去我看过北京大学的一个小孩,他写过一个东西,他说一生当中,只有两类人会骂你,第一类是你老师,第二类是你的爸爸妈妈,他会骂你骂得很恶心,但是他一定会倾尽全力地去帮你,所以就这个事件,我觉得有些东西我都要写出来,把我见识到的东西写出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再比如说性这个问题,我们一方面要享受性的美好,另一方面也要学会保护我们的身体,因为我接触了好多这样的事件,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坦白地说,也是我生活当中接触的事,比如说我们谈教养,我们很多人没有太多的教养。比如最简单的一个道理,上电梯要不要给女生让一下,还是我们一股脑就冲上去。那么,大学生当中,我觉得一方面,可能提升他们的专业知识、学一些有用的知识以外,还要给他灌输一点所谓地“无用”的知识,再加上我在工科院校,工科院校的学生,有些人是这么形容的,叫“有知识,无文化”,所以是不是要给他们灌输一点文化的一些东西,这大概就是我的初衷。

  记者:温老师,您能给我们谈一谈您对学生的期待有哪些吗?

  温晋锋:我是这样对学生讲的,如果你能拿世界第一,你又能忍得住艰难,你一定去拿世界第一,拿世界第一很累的,有些人适合拿第一,有些人不适合,如果你觉得这事情累,从累身体到累心,我觉得你就像我一样的,做一个普通大学老师也挺好,因为我们的智力水平和其他人不一样不同,有些人的智力水平非常高的他能拿到这个第一,为什么不能拿呢。拿世界第一,第一你自己要感觉到幸福,第二,不能不择手段,我是这样认为的。我有一个学生对我说:老师,我就想毕业以后开一个花店可不可以呢?我觉得可以啊,就是我们不能把成功仅仅理解为赚钱多少,只要他的内心是充足的,他能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很充实,或者说他喜悦,我觉得也可以。梦想有大有小,如果你有这个能力去拿第一,你一定争取去拿,像我这样的就拿不了第一,首先没有天资,你的智商决定你拿不了第一,但是可能我在其他方面做得比较高兴,做得比较快乐,至少我给我的学校带来了许多正能量。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我前一段时间看到有关芬兰的消息,芬兰已经实行了四十多年的教育观念,小孩子从不考试,全是小班化教育,一个班只有20个人,老师比学生多,比如说学生可能写字比较好,我体育比较好,他数学比较好,他物理比较好,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特殊性。他把每个人的特性都发展出来,而且每个人潜在的能力是非常大的,我们现在中国由于特殊原因目前还做不到这一步,但是不至于说千军万马都是为了挣钱去,有些人能挣到钱,挣钱没有关系,挣的钱出来以后造福于社会也可以,但是你要是不择手段,像那些贪污犯、杀人犯,或者是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的,这不是我提倡的,至少我们人类也不予提倡。你有才能可以,公平竞争,我觉得是这样的。比如说我们两同时参加一个考试,我们起点可能差不多,你要每次都考90分,我要每次都考80分,我也没办法。我原来有两个研究生特别有意思,一个男生就不会考试,一个女生逢考必胜,她本科是学工商管理的,研究生跟我学的是行政法,因为我过去在南大教的行政法,人家司法考试一次就过了,她本科不是学法的,我原来是南大的政治学系,政治学系实际上是学政治学加行政管理,只有一门行政法的课,结果她跟了我,她自己就开始考司法考试,一次性就通过了,最后考南京市检察院,也是一次就过了,再后来又考到江苏省高级检察院去了。跟他一起的那个男生很郁闷,但是后来这个男生也考到银行去了,现在已经当上了副行长。所以做学生的时候潜能没有发挥出来不要紧,但是人必须要努力,不努力那不行。而且人生活在社会当中,像我们能上到大学的,你的智力水平绝对跟人家不一样,至少在中国是 50%以上,这个概率是有的,把你的聪明才智发挥出来,咱不搞勾心斗角,不搞歪门邪道,我觉得就可以。

  记者:作为法律专业的教授,您觉得法律这个专业对您或者说您的学生有什么影响吗?

  温晋锋:其实我学这个法律专业,那个年代的人真的有很大的理想。那时候我记得我高考考得还凑合,当时招经济学,招中文,还招法律,我就选的是法律。那个时候好像心里面就想到什么改造社会、改造人类、改造国家,为把这个社会建立成一个好的一个真的是有那种情怀在里面,五六十年代,特别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都有那个情怀,所以就选择了学法律。

  可能现在的学生他仍然有理想,但可能不像我们是那种非常宏大的那种,所以理想有大的,也有小的。比如说我自己过上好日子,也是一种理想,但我觉得学法律这么多年,如果是说培养一种什么东西呢,可能一个是政治,就是公正那一类的,这种价值观我觉得在我身上可能表现得比较多一点。

  我记得我们读书的时候,有一次给我印象特别深,我们跟你们读书也是一样,老生接新生,我们也是老生接新生,当时我们大二的接大一的,有一个人家是车送来的,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很少有那种等级观念,车送来的,那就是说他家是有权势的,我们男生连行李都不给他扛,因为我们那时候的人好像受平等观念的影响,大家很少有这种特权观念。那个时候有车的都是公车,都是当官的才有车的,你们家为了学生是车送来的,我觉得这个给我印象特别深,因为我们不崇拜这个东西。

  所以我觉得也许是跟我们法学特有的价值观有关,因为法学是讲究公平,法律就像公平正义观。后来其实那个人真的蛮好的,也跟我们玩得非常好。所以我觉得法律给我们灌输这个平等观念培养地还是比较好的。从读的书到老师给你讲的案件,再加上那个特殊时期,所以平等观念在我自己身上表现得比较明显。

  我觉得我们人都是平等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性,平等你才能尊重人,如果我一开始就认为我们不平等,我就可以训斥你,我是教授,你不就是一个小毛丫头吗。但是实际上那种平等意识只是你后天发展出来的。人生而平等,至少在人格上要相互尊重,我觉得法律给我们灌输这一个东西比较好。还有法律给我们灌输的可能就是理性的思维模式,什么叫理性的思维模式呢?大家可能提到法律人,就觉得有板有眼的,第一什么,第二什么,逻辑特别清楚,我觉得这个给我们灌输地比较好,因为你接触法律大量事件之间是一种推理,接触案件之间是一种推理,推理,还要讲证据,你有这份证据你才能说这个话,没有证据你说了没有用处,还有就是第一环,第二环,第三环,我觉得可能我们法律恐怕这一点是比较好的,条理性强,这个大概就是最深的两点。

  记者:您觉得法律对学生来说有什么影响吗?

  温晋锋:对学生来说,我觉得可能是一种多元的影响,我们那个时候上学的时候冤假错案没这么多,所以现在呢,由于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学生有些时候也会对一些东西产生疑惑,这个问题呢我觉得就是说任何一个地方它都有两种不同的东西,就看你怎么引导。

  所以就是说法律对学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个人认为,大学里面可能是给学生灌输两个东西,一个是专业知识,比如说我们法学的,就包括你们学中文也是的,大量的是专业上的知识。你看我们法学,我们要教各种各样的东西,刑法、民法、行政诉讼法、宪法、经济合同法、婚姻法、国际公法,国际私法等等,要开大量的专业知识课,但这个专业知识起到什么作用,这个我叫它有用的知识,它是给你进入某种职业提供某种知识框架,仅仅起到这个作用。你说你学了这个专业你就能从事这个专业吗,不一定的,但是至少你从事法律专业你比其他人就多了解一个领域,它仅仅提供一种知识路径,这是一类知识;还有一类知识就是我觉得是那种“无用”的知识,文化类的知识,这种知识培养他的爱,培养他的一种责任,或者培养他的一种社会责任感,我觉得大学应该提供这两个东西。如果你要说不学专业知识也不行,这不符合现代大学的设置逻辑,但是有一些东西还是需要补充。所以对于学生来说,像我们法学,我觉得专业痕迹最明显的恐怕是理性思维,一个是公平,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或许其他人不是这样的。对于大学来说,一方面是专业知识,一方面是“无用知识”的培养,我觉得是这样的。

标签:博士生导师;党委书记;工业大学
责编:秦倩清(实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