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搜 索
中国书房

冲突:塑造人物最生动的手段

评《白河逝水》人物描写

时间:2017-11-21 13:4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在戏剧中,冲突是情节发展和人物塑造的主要手段,小说也如此。长篇小说《白河逝水》(穆达著)再现了二十世纪中国一段风云激荡的历史,有名有姓有故事的人物不下二三十人。这些人物生活在复杂动荡的特定时代,充斥其间的各种矛盾和冲突既是故事演进的动因,也是塑造人物最生动的手段。

 
《白河逝水》(第2版) 穆达 著 光明日报出版社

  小说主人公之一是渔民二秃。二秃和白河镇镇长魏承祁、女造反派头头孙二娘、同父异母的兄妹韩政卿和韩爱卿是其中一组重要的关系人物。小说完整描述了二秃从少年辍学到革命造反到最后在敬老院向真主忏悔的一生,成功塑造了一个在特定年代被侮辱被损害又害了别人的底层小人物形象。而二秃的性格变化和命运沉浮,完全是在和他的主要对手魏承祁等人的交集和冲突中展开并完成的。

  且以二秃为例。小说劈头带我们进入故事的是住在白河镇东头老槐树下的回族人哈奶奶——二秃的母亲。二秃曾在这个恪守“伊玛尼”(信仰)的教门家庭受到良好教育,聪明,诚实,助人……但故事很快翻转:在一次被富家子弟魏承祁捉弄欺侮差点丧命后,二秃辍学打渔,浪迹江湖。期间,从他积攒多年的五十块大洋被母亲挪用而离家出走潦倒不堪,到文革爆发后当上“渔家傲革命造反队”司令得意风光一时;从乘人之危强暴同父异母的妹妹韩爱卿、逼死韩政卿,到当贫宣队长与孙二娘上演一出出闹剧,直至最后遭抓捕吊打,又侥幸逃脱,这一切都起于魏承祁对他的欺侮,或者是因与魏承祁的矛盾冲突而生发和演进。在与魏的冲突中,二秃表现出坚忍、刻苦、偏执、凶狠的性格。但他失败了。他的失败是必然的,因为他不仅仅败在精明、狡诈的魏承祁之手,还因为魏承祁是基层官僚的代表。二秃不是和他一个人发生冲突,而是和他所代表的整个体制发生冲突。

  小说贯穿了二秃和魏承祁“斗”的过程。如果说与魏的“斗”是二秃出于冤屈和仇恨,还有正义的成分,那么二秃强暴韩爱卿、逼死同为同父异母的哥哥韩政卿,则主要是他人性之恶的发作——尽管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和韩政卿兄妹的关系。韩政卿兄妹是小说着力描写的正直、温良、怜悯,富有人文情怀的落难人物。二秃的恶行反衬了他的狭隘、自私、冷酷和无耻,表现他人性中最阴暗的一面。而他与孙二娘的冲突则与之不同。孙二娘是一个很异类的人物。她天生俏丽,风流浪荡,不畏人言,敢做敢当:“别人找她睡觉常常被她说成是她找人睡觉,故造反时一呼百应,被供销社大多数革命分子(多为男性)拥戴为革命群众组织负责人”。二秃和她发生肉体关系,既有人之本能的生理欲望,又不乏几份真情。但率性、放荡、无畏的孙二娘在魏承祁的淫威下还是屈服了,违心控告二秃强奸,致二秃亡命二十年。显然,孙二娘的屈从和妥协既来自与魏的冲突,更多来自她的内在冲突——内心的矛盾和选择。

  塑造人物的手法通常包括肖像、动作、语言等人物外部情态和内心世界的描写,也包括涉及人物的环境描写、象征、隐喻等等。但就长篇叙事作品而言,冲突的设置是描写和塑造人物最生动、最有效的手段。显然,《白河逝水》充分运用这一手段,使人物形象得以生动展示。

  还是以刻画二秃为例。二秃的形象是真实的、立体的,也是复杂的,是一个时代一类人的典型。“二秃”这个形象在冲突中生长和形成,但冲突并非完全对立,有时也相互作用。例如对韩政卿兄妹而言,没有二秃便没有他们的悲剧;而没有韩政卿兄妹,便也没有“二秃”这个完整的形象。同样,二秃和魏承祁的性格也是在矛盾冲突中互生互见。冲突的全过程还应包含冲突的解构。二秃和魏承祁的冲突就消溶解构在韩惟卿从台湾回来以后,——二秃弟弟韩惟卿给棠川县带来一大笔投资,县委书记魏承祁解决了二秃梦寐以求的街道户口……

  出人意外的是,二秃最终反省了,变化了。和孙二娘相同的是,二秃的变化也源自内在冲突;不同则在于,孙二娘是向恶,二秃是向善。二秃的内在冲突发生在他获知自己身份,即获知自己和韩政卿韩爱卿是兄妹关系之后。书中写到,二秃不肯改姓韩,更不肯叫“仁卿”;只肯改姓达,说跟娘姓,还用娘起的名字。韩惟卿不答应,户口本不给他填。二秃也不要,蹲地上,捂着脸。韩惟卿先看他指缝里流出泪水,然后忽听哇一声哭起来;也不怕别人好笑,哭得像娃子……

  他的省悟还在于年少时娘对他的影响,在于他对“伊玛尼”的重新回归——

  他还记得,娘是如何教他捧着手接‘都阿以’……他没有忘失娘的话,他是穆斯林的后代,是回回,是教门!但多少年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充满了怨气。他恨。他不服。他糊涂。他在游荡。他知道自己身子在哪里,却常常不知道心在哪里……

  有时,他洗过澡,洗得干干净净,换身干净衣裳,就一个人站在敬老院门房后边,仰起头,静静遥望宣礼塔上那金色的星星和月亮;心里默默祈祷着,祈求至仁至慈的真主恕饶自己!

  和其他因素相比,人物塑造最能决定小说成败。《白河逝水》人物各具其面,个性鲜明,呼之欲出,这除了借助于矛盾冲突的设计和推演,还在于情节的铺陈和语言的运用。小说以复式结构展开叙述,情节跌宕起伏,摇曳生姿,人物故事在两个不同时空场景中交织错叠,令人喟叹。而作品的语言一如秋水寒潭,清澈明亮;又简约而富于张力,包括运用俗语、歌谣、词赋等形式,大大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这些都为人物塑造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人总是处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总是面临各种矛盾和冲突。在叙事作品中,没有冲突就没有人物形象。大凡成功的文学作品,都善于在矛盾冲突中刻画和塑造人物形象。而比于人的外在冲突,源于人物内心的冲突更深刻、更激烈,更具有揭示人性的隐秘和人的灵魂的作用和意义。这在该部小说另一组包括韩伯之、达玉兰、花五子等重要关系人物的描写中,表现得尤为细腻和生动。

  “从来的小说家就是自己同时代的人们的秘书。”(巴尔扎克语)作者通过对二秃等典型人物的塑造,真实记述和再现了那个年代的愚昧、狂热、荒唐及其对人性的扭曲,对文化、文明的摧残,使作品别具思想内涵和审美价值,深含积极的启示意义。《白河逝水》的创作是成功的。这成功的最重要原因,无疑是在描写和塑造人物时对矛盾冲突的生动运用。(左言洪 语文高级教师,独立书评人)

标签:
责任编辑:李艳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