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中国书房 > 正文

0

“江南画鹰人”谢锁平作品赏析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管云林  2018-03-05 13:54:00
谢锁平先生的好学不倦,智慧勤奋,睿智投入,使得他扎实的人文素养对鹰的创作有了更高的平台。

  中国江苏网讯(记者管云林)“悬岩上停立着一只只雄壮威武的山鹰,目光炯炯,用嘴洗刷着黑色的羽毛,准备着一个更高更远更长的飞跃。我站起来长久长久地凝视……我觉得它跟高空盘旋时的雄姿同样壮丽和充满幻想。”这是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南京市职业教育联合会副主席张明明看了谢锁平先生创作的鹰后告诉记者的最深刻印象。

  一般人画鹰就是就画鹰而画鹰,注重技法,注重浓淡,注重形似,而想要注重神似却可望不可及,原因往往是缺乏文学、史学、哲学的功底,就画画而画画。人文学科更加关注人的精神、信仰、情感、道德等层面的问题。像文学是对人类精神世界的陶冶,历史学是对人类社会的总结和反思,哲学是对人类终极意义的探究……这些都是其他学科无法代替的。谢锁平先生的好学不倦,智慧勤奋,睿智投入,使得他扎实的人文素养对鹰的创作有了更高的平台。

  每次欣赏谢锁平画的鹰,就让人会想起唐代大诗人杜甫的题画诗《画鹰》:“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绦镟光堪摘,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此题画诗让人们感受到了大诗人杜甫所揭示“乘风思奋之心,疾恶如仇之志”的主题。

  采访谢锁平先生是在不经意的闲聊中启动的。“我在部队30年,除了在重庆学习两年、1986年在老山前线轮战一年,有23年是在北方部队和军事院校中学习渡过的”。谢锁平笑言爱上画鹰是在北京军区和济南军区工作时培养的兴趣。三十余年的部队军营生活,锻炼了自己的意志品德,培养了舞文弄墨的爱好。至于为什么选择鹰作为绘画的目标,谢锁平告诉记者,雄鹰的视野和胸襟、雄鹰的力量和意志,一直以来都是人们崇拜和讴歌的对象。整个动物王国三分天下,各有一霸:海上霸主是鲨鱼,陆上霸主是狮子,而主宰天空的则是——雄鹰。鹰对天空拥有统治权,在人们的心目中,它一直都是强者和力量的代名词。所以,在部队期间,谢锁平把大量业余时间花在了临摹和画鹰上,三十多年从未间断。

  谈到“江南画鹰人”的名称,源于自己出生于常州市的金坛农村,骨子里充满的是江南水乡的情怀,尤其是18岁就离开江南到北方当兵,对梦里江南更是有了一种特别的情愫,所以说“江南画鹰人”是自己内心的一种精神定位。2005年由济南军区装备部调入南京军区秦淮区人武部工作,2010年转业到地方从事交通运输管理工作,不管工作如何繁忙,一天忙碌后,在家静下心来拿起画笔,潜心画搏击长空的鹰是一种最好的休息。

  回忆起自己画鹰的过程,谢锁平体会颇多,感恩许多老师的一路帮助。如果说启蒙老师的话,第一个应属在北京军区工作时结识的李苦禅弟子——赵思温老师,从赵老师那里学到了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技艺,坚定了自己画鹰的选择;后来在济南军区工作时有幸结识原山东大学教授唐建,唐建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展览演出中心主任,中国画院院委、院办主任、美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谢锁平认为,唐建先生渊博的学识对其影响尤深,尤其是从他那里学到了诸多绘画秘诀:如徐渭的奔放洒脱,八大的空灵简约,吴昌硕的苍劲古拙,齐白石的质朴情趣。2005年专业到南京后,先后结识了张煜宝、汤志平等艺术家,经常和他们一起切磋,得到了他们的指导,书画创作进步巨大。

  李苦禅先生是中国写意花鸟画历史上,继宋代法常、明代徐文长、清代八大山人、吴昌硕与近代齐白石之后的又一位统领时代风范的大师。其爱国精神、刚毅性格与 “一洗万古凡羽空”的雄鹰意象,给历史留下了浓重的一页。谢锁平告诉记者,自己内心最敬的画鹰大师是李苦禅,平时临摹学习最多的是他的画,苦禅大师笔下的鹰栩栩如生,英气逼人,尤其是对鹰的眼睛、嘴、爪等都作了夸张变形,更好地传达鹰的精神。

 

  谢锁平先生乐于助人,为人热情,热爱生活,喜爱大自然,努力在喧闹的繁世中静下心来认真观察生活。他曾经去大西北观看放鹰人的生活细节,认真记录鹰的神态,并将自己的所观所思所想想贯注于笔端,不断提高绘画素养和笔墨技法。正是由于汲取了苦禅大师的画风,谢锁平画的鹰有气势、有张力,具有强烈的动感和视觉冲击力。

  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江苏省政协原主席张连珍与谢锁平合影

  2017年10月,记者在南京图书馆举办的《炎黄墨缘庆祝党的十九大江苏书画作品展》活动中,许多书画家对谢锁平的评价非常好,认为透过谢锁平画的鹰,“既能看到传统绘画的笔墨踪影,又能感受到新鲜独特的时代感”。“双栖图”中的两只鹰,着力在雄浑之处下功夫,而不是单纯地用张牙舞爪来体现,让人感觉到这两只老鹰不飞则已,一飞就可以直冲霄汉。

 

  这幅“雄鹰昆仑志在云天”图,画中的雄鹰虽然说是静态的,但爪子抓力强,尤其是眼睛和动作,给人传递的信息是这只鹰处于高度警惕状态,随时可以发动出其不意的攻击。任何猎物,要么不进入它的视线,一旦进入就绝对逃不脱这鹰的追捕,作品描绘出了鹰的威猛姿态和跃跃欲试的神情,抒发了画者的不凡抱负和壮志凌云的豪情。

  图为与老将军方祖岐(图中)合作双鹰图。

  谢锁平的画,从专业的角度看,固然还有诸多地方需要提高、需要修炼。作为书画爱好者,作为一个孜孜不倦的画鹰人,能几十年如一日,把鹰的精神、鹰的气概、鹰的志愿在画中体现,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值得肯定和点赞。

  正如张明明研究员所说的:任何一门具体学科里面都有哲学问题,画鹰也是如此,所以才有经济哲学、社会哲学、政治哲学、艺术哲学等分支学科。谢锁平先生把深刻哲学、文学、历史的底蕴和丰富的工作历练融入对鹰的创作之中,使得他笔下的鹰不仅栩栩如生,而又是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凸显出“须臾不可离”的学问,在他笔下的鹰的创作,林林总总,体现的是一种艺术哲学,是对鹰和自然、人和鹰、“有”和“无”、“虚”和“实”、“远”和“近”等诸多关系的辩证唯物主义的理解和安排,体现了江苏文化人追求的境界与品位,体现了正能量、好声音、接地气,回应这个时代奋发向上追求卓越的主题。

  歌德曾引过一句拉丁诗:“人生短促,艺术长存。”此话寄语的不是任何艺术,而是一个时代的人民所肯定、所喜爱的艺术。希望“江南画鹰人”谢锁平的画鹰之路,能朝着这样的艺术道路不断迈进。

标签:谢锁平;江南画鹰人

责任编辑:李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