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画者”刘圣进
2018-11-30 09:24: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刘帅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刘帅)“快雪时晴霁无瑕,静水流深气自华;淡墨寒林写不尽,无限风色真如画。”这是刘圣进先生的题画诗,诗中表达了先生的志趣、信心、理想及情操。

  先生生于安徽和县乌江,云闲水静之地,自然育化志富心灵之子。先生自幼喜爱自然,亲近山野;成长中,又得乌江同乡贤前林散之染授。其名正是自林散之《临乙瑛碑》中“书崇圣进”句中取来。他自小对诗文书画颇有兴趣,平时长日临写书画,雒诵诗文。诗文的基础奠定了书画的气格,而书画的熏陶又转而在诗文中结出瑰异的果实。在师长的指点下,受到滋养的他踏上艺术的繁复道路,辛勤练习,精研笔墨,未有一日弃志于心。少年时随罗积叶先生习书画,后又考取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研究生,师从方骏教授。在此期间,他专攻山水,融古于今又有个人风格。随后又受教于徐利明教授学习书法,良好环境的培养与孜孜不倦的学习,使他更上层楼,获得诸位大师名家的认可,顺利进入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和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在后来的十几年,他又自创作返于理论的酝酿归纳,从理论的提出再度投入艺术的创作。在此期间,他发表了论文如《古代画家画名变迁现象例证》等,多篇收录于国家级核心期刊杂志,获得学术界一致好评。精密的理论系统又回过来促进了作品的创作,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级展览并且获奖,或在国家级核心期刊、艺术类核心期刊和省级学术期刊发表,数量繁多,好评不绝。其中如《落日松风》、《山青寒烟图》、《翠涧虚烟》、《春到十八盘》、《武夷神韵》等,皆是其得意之作,代表其画艺已臻至成熟的境界。于众人期待中,又于2008年出版个人画集《水墨云山》,可谓集绘画生涯中的一个小结。刘圣进先生的绘画,强调三个精神:写意精神、诗意精神、庄禅精神。

  超于形外之写意精神

  人常说“得意忘形”,但画画怎可忘形。虽然不能丢弃形体,但笔笔画来,自然有不能拘泥于形。可见绘画之道,由形达意,要在似与不似之间,生出一种超于形外的写意精神。此种写意精神,是基于对客观对象的把握,传达主观情怀的一种方式。故而要遵循主客观的统一,将客观的形态如实描摹,而在关目之处,尤其勾勒数笔,仿佛“临去时秋波那一转”,由此见出平素蕴藏不露的真精神,于是对自由的追求,才是恰到好处了。正如齐白石所说:不似为欺世,太似为媚俗。刘先生之作画,正是由自然之形的揣摩,聚焦到到眼中之形,再从眼中的形态深入发掘,刮垢磨光,汇聚为心中之形。这心中之形,固然是对象据有的神采,然而其风姿摇荡之处,少不了要绘画者自己心中有丘壑,成竹在胸,这样才能转化出胸中之意,这个意就是胸中之逸气——由我们长期的修为,学养慢慢积累而成的。倪云林说:“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固然是高人雅致,一表非凡,但刘先生的意趣,还在形似与意似的二者综合之中。既非借人酒杯浇自己块垒,亦非拘泥于一副面孔,再不知通变。

  超于画外之诗意精神

  中国画是诗书画印完美结合的一体,从多角度表达画家全面的艺术素养与诗意的情怀,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学科分工越来越细,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情怀云云,却越来越式微。“科技发达了,可是专业学习的时间变少了,这是一个奇怪的悖论,进步却并没有让生活变得从容,而更多的是焦虑,不安与压力。”我们还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还有时间“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吗?还能悠闲的“五日一石,十日一水”吗?这自不免是个疑问。而更大的疑问便是:绘画何为?绘画的载体是纸,二维的画面给予我们一种启示:绘画原与现实不同。现实步伐之紧凑,自是工业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然而绘画未尝不是一片自留地,同功利无涉的审美之源泉。我们在绘画中追求诗意的情怀,与自然对话,与古人对话,与自己对话。之所以能生存,全靠信仰的力量,而这种信仰需要诗一般的情怀去予以美化。是以绘画虽是一种艺术,实际上与其余艺术大有相通之处。而绘画之于现实,则有如云彩之于大地,是映衬的而不是隶属的关系。绘画将映照现实,然而亦以指明自身的超越高远,而非将自身代入地面。

  超于物外之庄禅精神

  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超凡脱俗,得到心灵的自由。陈义虽高,毕竟需要一点点水磨工夫做将去。这就需要摒弃一切世俗的东西,超越现实宠辱名利的诱惑,才能找到隐藏于大自然之后的非物质的东西,那推动事物的力,看清事物的本质,找到真正的自我,找到隐秘的灵魂。而绘画作为艺术,自又不是科学这数字抽象的学科,它对真理的推求,全靠做到心灵瞬间的顿悟,达到一种物我两忘,物我交融,天人合一而稍纵即逝的真如妙境。这种妙境就是中国画的灵魂——意境。故此,审美从一种无功利性的快感,又变为可以探索真理的一条道路,去令存在之物是其所是,最后乃能使人在这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笔墨关系讲究虚实

  虚实不但表现在画面的经营和布局上,还表现在笔墨关系中。笔墨厚重、表达自由,才能呈现出虚灵无限的高境来。他的写生,喜爱描绘山村乡镇的自然景象,古树小桥,农田村舍,无多精巧密緻,却是亲切感人,“露草百虫思,秋林千叶声”,或“磊落星月高,苍茫云雾浮。”每观其作,仿佛心神为与自然相通往来,竟能通感气味声音。领带学生去写生的时日,当地居民常常能看到,月亮在枝梢的化影方才开始在褪去,他已经静坐在塍间树下,描摹风光,有人来搭话说笑,他即便是转面去看,手上心上仍记挂着风景物色。这时,学生仍在酣睡呢,画到三四张,学生一只只慢慢行出寓所,上下眼皮之中夹着大太阳,然后看到老师心无旁骛的端正样子,不禁藏在画板板凳后边,一面瞧,一面悄悄溜走。绘画是表达刚刚发现的、始终进行的过程,观察刘圣进老师的绘画状态,对这句典言又深一层领会。年近半百,仍这般的勤勉!在家中,他也是天天要动笔的。雷圭元先生曾在《新图案学》中讲话:人的至上的理想,在于身体的力量的消耗与获得、蓄积。消耗便是指运作、奋力、使自己造自己的价值。

标签:诗意;书画;刘圣进
责编:王凰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