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评弹团副团长黄娟:传承江南文脉 演绎诗意苏韵
2018-12-06 13:25: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杨格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杨格)1992年,16岁的黄娟考入苏州评弹学校学习苏州弹词,后进入江苏省评弹团,师从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杨乃珍。2006年担任江苏省评弹团副团长,2012年9月底担任领队带领江苏省评弹团演出小分队远赴法国巴黎中国文化艺术中、比利时布鲁塞尔孔子学院、比利时欧盟总部进行文化交流演出。为法国和比利时的观众带去了《苏州好风光》《钗头凤》《红楼梦·潇湘夜雨》《天涯歌女》等评弹佳作获得好评。 

 

  黄娟担任副团长后虽然行政事务繁多,但登台表演从未停歇,每年春节几乎都在外演出,2018年参加“文艺中国节春节篇—文艺回家路,听见苏韵”演出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黄娟说:“春节是中国人最最重视的一个节日,无论多远大家都要赶回家过年。这是个美好的节日,有太多的祝福、感动,在这样一个春运期间,在寒风凛冽的冬季为大家送上这样一台节目,我觉得是很有意义和象征性的。”

  2013年,在黄娟的努力和南京博物院非遗馆馆长陆建芳的支持下,江苏省评弹团进入南京博物院非遗馆演出,并在老茶馆举行首演!时至今日,黄娟在老茶馆每月七天的演出从未间断,这充分体现了她为传承和推广评弹艺术的奉献精神。

  黄娟在百忙的工作之余,还热衷于公益慈善事业,常常去到偏远山区,为那里的孩子们送去温暖,并长期资助一些贫困地区的大学生,黄娟说:我就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但我很幸运,所以我希望用我的爱去温暖更多的孩子们!

  与黄娟对话:

  问:您是怎样走上评弹这条路的?

  黄娟:我是启东人,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记得是一个星期一,一个同学告诉我,星期天评弹学校来招生了,我一听,就后悔自己不知道这个消息。回家后吵着闹着要妈妈去找和她认识的启东文化馆馆长,妈妈被我的这份执着打动,真的去找了馆长,馆长让妈妈带我去她那里。妈妈回来后带上我去馆长家。馆长一见到我,说:“小姑娘形象蛮好,唱支歌我听听。”我就唱了一支歌,馆长觉得不错。就这样,馆长推荐我直接参加复试。

  当时有2000多人报名,最后录取了19人,我是其中之一。学校是定向培养,各个剧团来挑。江苏省评弹团第一个挑,他们挑中了我和另外一个女孩,我们是唱女双档的一对。我很幸运,一下就被江苏省评弹团挑中。

  我们开始了四年的学习,学校首先要我们学习吴语正音,不能讲普通话。每年学杂费二百多元,学校还补贴我们每月四十多元。

  我就这样走上了评弹之路。

  毕业时,每个学生都要拜师,幸运之神再次降临我头上,成为著名评弹艺术家杨乃珍的弟子。当时拜师要交6000元,杨乃珍老师坚持不要,她说:“都还是学生,没有挣钱,哪里来这么多钱?”而我也确实拿不出6000元。我很感激杨乃珍老师对学生的慈爱之心。

  问:拜师后跟老师主要学习什么?

  黄娟:杨乃珍老师当时是不愿意收学生的,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表演了,怕耽误学生,团里给她做工作,她才答应。她坐在下面看,看中了我们女双档,我们就成了她的学生,跟着她学习长篇《金钗记》。杨乃珍老师收下我们两个学生后,非常认真地教我们,她唱一段录一段,让我们跟着学,回去再跟着卡带学。很多外事的活动她都回绝了,她说:“我还有两个学生要教呢。”她把我们当女儿一样,既慈祥又严厉。当时时兴评弹学生去拍电影,杨乃珍老师告诫我们:“不要去搞这些,既然学了评弹,就认真地学习,不要去想这些。”《金钗记》共十四回,二个小时一回,共二十八小时。我们跟着杨乃珍老师,完整的把它学完。

  问:刚出道演出时,有没有闹什么笑话?

  黄娟:有。别的学生因为所拜的老师还在表演,可以跟着学习。杨乃珍老师因为不表演了,我们就自己想象上舞台是怎样的。有一次我们在常熟表演,十四天的表演,我们十天就说完了。老板说:“你们可以加一些互动、技巧,增加表演的内容,坚持到十四天。”我说:“没有了呀,老师教的书说完了就没有了。”老板哭笑不得。我们还闹笑话,一次演出台上我的搭档问我:“我该叫你什么?”我说:“叫什么?随便吧”观众哈哈大笑,有观众提示到:“先生,你应该叫她什么什么。”观众比我们还熟悉剧情。看见我们两个还是小姑娘,观众很包容。

  演出回来,我们被老师狠狠地批评。我们又跟着她学。再出去演出,往后我们的表演就熟练很多。有时候说好是演出一场六十元的,老板看我们两个小姑娘,减到五十元,老师会为我们打抱不平。老师还关照不要安排我们到太偏僻的农村演出,怕不安全。我们也为老师争光,不再闹笑话了。

  一年后,我们在表演上完全可以掌控自己了。

  问:你2006年担任副团长后,看到演员们获奖,心里失落吗?

  黄娟:失落的。我的搭档转业了,我也改行从事行政工作。这是2001年。做演员的时候,每天可以睡懒觉,下午去演出。做行政工作后,每天上午准时到办公室。很多的报告、表格需要填写。要为演员服务。有一次,江苏举行曲艺节,我为了看演出,把房卡也丢掉了。被同去的领导批评了,说我还没有进入行政工作的角色。我接受了批评,让自己记住是为演员服务的。2006年,我被提升为副团长。2013年我带队去法国巴黎演出,一路上,我把双肩包护在胸前,里面是演员们的护照。我慢慢习惯了服务工作,比如给演员订盒饭、演出时搬椅子等等。

  作为副团长,一些迎来送往的交流需要陪同,我也服从安排,陪同来我团交流的团体,我把它当做应该去做的工作。现在,行政工作我已经驾轻就熟,不管什么事,都能处理好。

  问:南京博物院的非遗展示馆,给了评弹一个平台,你坚持去演出,内心里想的是什么?

  黄娟:我们自己的评弹团没有演出场地,所以,我很珍惜南京博物院提供的这个阵地。演员们有档期就让他们去,没有时间我自己顶上去。一个月有一个星期的演出,每次一小时。从2013年到今年,六年我的春节都是在南京博物院度过的。为了留得住观众,我选取一些观众熟悉的《白蛇传》、《玉蜻蜓》、《杜十娘》等长篇故事演出。其间我会用普通话说一点剧情,表演里再夹杂一些解释,这样可以吸引一些流动的观众。为了一个小时的演出,我自己写剧本,排练,走路也在想、吃饭也在想,花一百个小时准备。我内心里想的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评弹。南京博物院非遗博物馆馆长陆建芳非常支持我,我非常感恩他。所以南京博物院有什么活动需要我去的,我一定去参加,没有钱我也去。对于我在南京博物院的演出,有人说风凉话,说我抢演员的饭碗。我觉得能够让更多的老百姓了解评弹、喜欢评弹,就值得了。

  我的老师也听到了这些风凉话,她鼓励我:不去管它,坚持自己的演出。

  我想,我不能丢掉南博这个阵地。来南京博物院参观的人四面八方,他们能够关注到评弹,我就尽了我的责任。

  问:听到这些风凉话,觉得委屈吗?

  黄娟:是觉得委屈的,所以有时候回到家冲着丈夫发牢骚,好在他理解我,也支持我。我平常做一些慈善的事,费用都是他给我的。幸亏有丈夫的支持和支援,我才可以坚持到今天。学评弹是很苦的事,十年才能学成,没有毅力是不行的。一路走来,我能体会坚守的含义,所以,我不会轻言放弃。

  从我来讲,我真的是很幸运的,幸运的进入评弹学校,幸运的被江苏省评弹团录用,幸运的拜杨乃珍为师,我很知足,我会做一个评弹的坚守者。

标签:江苏评弹团副团长;黄娟
责编:李艳玲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