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多宽先生书法之“冷美、凄美、孤绝之美”
2019-03-15 16:52: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作者 徐晓思)有幸与多宽先生成为言师弟子。多宽的笔墨境界在我之上上,是我又一个学习的榜样。我与多宽先生初识于镇江米芾公园,是参加首届“米芾杯国际青少年大赛”初评委活动。第二次是在扬州的宋涛“问道扬州书法展”开慕式。起初人与名字没对上号,只记得他又高又大,经言老师介绍说他书法之好,我们互加了微信。我很好奇他的名字,暗自想:不知有多宽(也许要多宽有多宽,大道宽广)。我就在网上留心起他的书法作品了。看到他的作品,我第一感觉——仿佛寒夜的天空闪烁的星斗:冷美,凄美,孤绝之美!这是多宽书法呈现出来的境界。(但我说出的已不能表达“妙处难与君说”的意向,如同美酒兑过水,稀释后的像素不够的感觉了,但还是通过那点感觉尽量回味境界的奇妙。)我想跳出书法专业试着从文学的角度分享多宽的书法之美。

  (图为李多宽先生书法作品)

  冷美。我首先看到的多宽的小楷作品,有小品,有长卷。看的第一幅是写得密密麻麻的小楷,很茂密,《司马迁<史记>酷吏列传序》,后又欣赏到《墨池记》都有种独特的很酷的感觉,玄炫耀目的高妙,如同我们仰望银河系,星云繁密。或满眼铺陈的小草。这纸上星云或芸芸,向我们展示:生命可以这样美。正所谓书法是生命的流淌,或说灵魂存在的意义。再看他小楷长卷《千字文》《醉翁亭记》《桃花源记》《兰亭序》《正气歌》《心经》等等,极致简约的独特美丽,高贵冷艳,纯粹如看冰河、雪川。或看窗外密匝匝地飘着的雪花,一会儿地上全白了,成了一篇看不够的宏大叙事。如此冷美,真是要多宽有多宽。卷帘西风,昨夜西风凋碧树,多宽是雪地里的王者。

  言恭达老师《抱云堂艺思录》说:“大凡一个成功的书家必须有淡定之心,悲悯之怀与忧患之思。”多宽先生正是。如果说言恭达老师的书法——这一时代的文化符号,最真诚的慈悲是唤醒人性,净化人的心灵,那么名师高足,浪漫才情的书家多宽的书法,是冷却生活的浮躁,把喧闹、繁杂过滤成清澈甘冽的泉水。看他的小楷、行草书,可以读到他广大的精神世界。

  (图为李多宽先生书法作品)

  凄美。不管是多宽的小楷还是行草书,似乎融进人生的坎坷,背负生命里要完成的心愿,独立天地精神共往来,透出一种凄凉的美丽,凄美的清绝,很是打动人心。我在心里问,多宽曾是个官员,怎么会写出民间清贫又高傲式风格的书法的呢?猜想他内心藏有成熟的曾经的孤寂,好像还有一份平凡的向往与追求没有实现,醒着的休眠,在心底有最美的流浪,他的思想常常独立寒秋。我在想,他的笔墨行走,与谁相忘于江湖?作品让我们感受一种悲剧之美,好似看《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好似听《二泉映月》、《三套车》、《命运》,隐约觉察如丝的凄凉悲伤的味道。人生的况味,我们多多少少都经历、体验过,带有哀婉而忧郁,清明而怅惘。多宽书法中诗情画意,暗含浓重的心境色彩。我听过佛音唱法的李清照的《声声慢》,从“寻寻觅觅”到“冷冷清清”再到“凄凄惨惨切切”,有上天入地的追寻,也有触动心灵的温馨,对人生的感怀和觉悟。我们读着多宽的书法,如同读着尘封已久的表达内心真挚的而有缘无分的情书。我们都听说过佛家讲的“奈何桥”,看过冰冷的流线型的子弹,凄美不言而喻。我欣赏多宽的结字和线条,透过他笔下青春的文字(书法),我又想问一下,是否有“心微动,奈何情已远”,仿佛就藏着这些凄美的因子在季节的深处?不过他的思想源头,最终是悲悯与释怀。

  (图为李多宽先生书法作品)

  孤绝之美。看到多宽的书法,他一下子就将我带入仓央嘉措、《胡笳十八拍》的诗、歌、曲的感觉里。眼前出现冷暖自知,干净如始的情境。多宽书法,似乎满纸灯火星星,声声杳杳,却又乌云蔽月,人迹踪绝,独钓寒江,惟余莽莽,让观者说不出如斯寂寞。我欣赏到写在麻纸上的揉进章草的行草书,是那种更显破旧的苍茫,淡淡的模糊,一身江南烟雨,一场山河永寂。而每一笔的痕迹似乎都写着跨越千年万载的思绪。一花一世界,一页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一梦幻。好像告诉人们,管他君临天下山河坐拥,帝王霸业枯骨峥嵘。

  有次旅游时,我曾在边境线天苍苍野茫茫处看到一片开得绚烂至极的花,之前没有见过这等的冷艳的白,令我的心颤抖。但我马上就能悟出——“罂粟”这个名词,我断定只有这种花才能开出这等绝望的美丽!我打这个比方来形容我对多宽书法呈现出这种奇美的感觉。

  我们都见过一阵风来,摇落一地桃花,感叹的是下自成蹊。冰山一角的孤绝不是那一角,是没有看到的那未知的冷绝。一身红衣的贾宝玉出家时在雪地里给老爷磕了三个头,孤绝不是贾政眼里的那一点红,是那一片茫茫。多宽的书法实有之如言老师所说“书者贵真而脱俗”。欣赏多宽笔底乾坤,我们不知不觉深入想象孤绝意境的剪影中:如踏雪寻梅,如屈子雪中行吟,如雪上空留马行处,如孤帆远影碧空尽;或人闲桂花落,月夜春山空,或空山新雨后,清泉石上流……不胜枚举,梦幻里的空和执着,仿佛这天地如史前(远古)一般清新和化不开的寂静。多宽笔墨,洗尽铅华,浣滤红尘,线条流动,清丽而精深,空旷无人,流水东去…

  >>徐晓思简介:

  徐晓思,正高级教师(教授三级),扬州高邮人,首届全国优秀教师,江苏省特级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南京印社社员等。出版著作《爱然后知教》(教育专著)《一路喜鹊窝》(文学著作)《万年欢》(里下河文学流派作家中短篇小说选)《母亲望着我》(长篇小说)《归湖》(长篇小说)等,发表教育论文(包括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人大资料复印中刊物)100多篇,另有小说、散文、诗歌、书法散见于《人民文学》《钟山》《红旗文摘》《词刊》《北京文学》《雨花》《扬子江诗刊》《星星诗刊》《书法报》《新华日报》《中国教育报》等,共约300多万字。曾获“教海探航”一等奖,多次全国优质课和省优质课一等奖,教育部教科研先进工作者,江苏省基础教育改革先进工作者,江苏省教科研先进个人,首届江苏省教育科研成果奖,全国书法教育先进个人、江苏省书法教育先进工作者、《人民教育》征文奖,《人民文学》征文奖,汪曾祺文学奖等各级各类表彰奖励100余次。

  现兼职:扬州市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千字文书院扬州分院院长,扬州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等。

标签:李多宽
责编:李艳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