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多宽的“书法生活”与“文化力量”
2019-03-25 10:49: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李啸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李啸)伟岸的身材、敦厚的笑容、与多宽先生在一起,永远有一种踏实感。无论是在昔日海关关长的位置上,还是今天的笔墨为伍,他活的都那么通透。通透,是因为厘清了物质与精神的关系,看淡了物质,精神的空间就富有起来。

  多宽先生身上有一种古风,这令我每次想到他时首先是一个手捧书卷的文人形象,而后才是身着朝服昂首走来的他。他身居要职多年,每天不废翰墨,心静如水。他总是把要职当闲职去做,用文化的方式去举重若轻;又把闲职当要职来当,用书法的方式来举轻若重。这是文化的力量,也是书法的魅力。

  不带功利的交往,让我们的友谊持续发展着。我与多宽先生平时见面并不多,但每次交集都是“书法时间”,或他的展览、或他人的展览、或书友的雅集。每次相聚,他总是尽情地展示阶段最新的创作成果,忘情地陈述着他的创作体验,那是一种如鱼得水后的欢快,也是一种找寻到归一后的幸福感。他亮晶晶的眼神有时像一个顽皮的孩子,那一瞬间我内心既伴着他的幸福,又有一丝感伤。人生如书,书如人生,一切都在收放、取舍之间,收获与付出也总是相互生发的。可以想见,他经年辛劳的付出、无私的奉献,无疑是建立在物质的克己与精神的坚守基础之上的。

  如今,肩膀和指腕同样松弛的多宽先生全身心地沉浸在他的书法世界里。以往他是通过书写来释放压力,如今他是通过书写来抒发情怀。看多宽先生的书法作品,无论是他的行草,还是他的楷书,都体现出一种清正、平和与雅致,这种气息得益于他早期对唐人的取法和对晋人的仰望。这种取法和仰望既是他最早的审美判断,也决定他以后艺术创作的走向。我见过他颇多数量的手卷乃至长卷,让我惊奇的是他的毅力,这种毅力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持久,因为持久往往裹挟着忍耐与勉强,这种毅力是持之以恒的坚守与定力。他总是不知疲倦近乎忘情地书写着,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也忘记了这个世界的存在,也有可能压根他就不愿意放弃手中的笔力即回到这个太过现实的世界……笔墨,是他的砚田,也是他的精神家园。

  后来,他一度痴迷于写小品,或信笺,或包装纸,甚至边角残纸,信手两三行,而后住笔观看、玩味,每每自觉不俗,甚至较之以往的“格格正正”别生意趣,别开生面。

  有人说书法已经成为多宽先生的全部,尽管说的有点夸张,但也是实话。我翻阅他每天的微信内容,居然无不与书法有关,可以说他每天过的都是“书法生活”。去年,他去宜兴写了些紫砂,又去景德镇写了些瓷器,尝试在不同的载体上去进行书法创作实践,用他的话讲是“让书法融入生活”,其实这之于多宽先生何尝不是一种快乐书法的实践。

  创作实现飞跃有时来的很突然,而回望时一切发生又那么自然,何况多宽先生有着北大历史系的学历背景。近年来,他把书法学习的重心定位在魏晋时期的经典法帖,这让他又推开了另一扇门。眼光有多高,目标就有多远。心胸有多广,道路就有多宽。眼界决定取法,新的取法目标明确后,精研与深挖,是摆在多宽先生面前的新课题,当下正是他砥砺前行的阶段,多年积累让他的小宇宙在短期内骤然爆发,技法上迅速提升,创作上也自信满满,每次见面他都有新的进步,每次分别又都会对他充满新的期待……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大道多宽,其修也远”,唯有自强者不息!致虚极,守静笃,祝福自号清虚斋主的多宽先生,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因为前面等待您的还有曼妙的风景。

  (作者系江苏省书协副主席、江苏省书法院院长、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楷书委员会秘书长)

标签:李多宽
责编:李艳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