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李啸:拿怎样的书法作品呈现给“国展”
2019-05-30 10:12:00  来源: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我曾用八个字来描述当下“国展”的现状:承传经典,时代风气。

  可以说,这么多年来中国书协举办的各类“国展”(包括兰亭奖、全国展、中青展、单项展、专题展等),大大推动了书法艺术的繁荣,尤其是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倡导的“根植传统、鼓励创新、艺文兼备、多样包容”的理念,引领着中国书坛的良性发展,意义堪称深远。

  所谓“承传经典”,即当下的国展入展作品大都延续着对古代书法经典的承传,即“下笔有出处”,这也是国展初评环节的基本评判标准。如果从一件参评作品中看不出对古代或当代某种经典法帖、墨迹的取法,而纯粹是一种任笔为体的习惯性书写,那么在初评中必然要被评委pass掉。

  国展既是“承传经典”,但又与古代经典有一定的区别,我认为它还具有一种“时代风气”。好的作品总是在承传经典基础上的个人创造,这种创造,是融通诸家基础的“了无痕迹”,这种“无痕”之外的“留痕”,恰是作者的个性风格。

  但在历届国展参展作品中,不乏“仿制”与“伪装”之作。所谓”伪装”,指部分作品停留在对当代名家或获奖书家的模仿上,从而忽视了自我;所谓“伪装”,则是对经典作品核心技法进行去减,或对其个性化风格进行同质化改造。这些作品貌似取法经典,本质上是简单化、程式化的趋同,苍白而无味,误导初学,贻害无穷。

  事实上,轻传统功力,重形式制作,依然是当下书法创作的普遍弊病。这种“轻传统功力”既是指作品技法功力的欠缺,也包括文学功力的欠缺。由此看来,中国书协倡导的“艺文兼备”,需要几代书法人不懈努力才能实现。

  以参评国展的楷书作品为例,其中绝少汉魏时期“亦隶亦楷”风格的作品,更少摩崖风格的擘窠大字,让国展楷书的整体风格缺少了朴拙之美和阳刚之气。习魏碑书的,往往质量较高,而写北碑的,很多作者吃不透碑法,用笔停留在机械的“描”和“填”上,结构上一笔一笔机械叠加,实为透不过刀法、看不见笔法的“匠人之书”。取法魏晋的小楷作品多为形式上的古典,甚至在作品上有意加盖了很多藏家印章,将形式制作成古代作品。这种对形式的过度追求,弱化了创作者的主体心态,作品也因工艺化而缺少书卷气和人文性。

  透视国展楷书作品,结合当下书法学习与创作现状,本人有三点建议供同道参考。

  在临摹方面,建议深化对古代经典法帖中古法的研究,如篆隶中的“涩行”“紧收”,楷书中的“碑法”“方折”,行草书中的“收放”“顿挫”,等等。同时也要注重对古人作品中个性化特征的学习与借鉴。

  在取法方面,建议取法的面更宽一些,在取法宽的基础上挖掘要深。古代书法经典浩瀚如海,很多作者的眼光总局限在常见的几种法帖。其实,视野越开阔,则越容易寻找到亮点,这种亮点也是与你潜在追求风格的结合点。找到结合点,你就容易形成“破发”,这种“破发”是质变式的融通变法,对创作意义重大。

  在审美方面,建议加强对古代书论的研究,尤其是古人对技法、审美方面的论述,以提升眼力,提高判别力。书法创作要“入古”,我们的审美更应该“入古”,否则创新便是妄谈。

  (作者为江苏省书协副主席、江苏省书法院院长)

标签:李啸;经典;作品;书法
责编:夏晓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