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篆籀其骨,素铎其魂——言恭达书法对传统的赓续
2019-06-26 14:57: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 当代书家恒河沙数,可诸体兼擅,又以草书名世者,非言恭达莫属。书家一般不多染指大草长卷,“非不为也,实不能也”,因为大草长卷对命定的天性和后天的修为要求极苛,要有生就或养就的浩然之气,要有纵横驰骋自由时空的风神,要有搅动墨海的内在膂力,要有以锥画沙的深刻锐利,要有蓄积史识、遵循大义的道行……言恭达先生以书法之瓿舀储史经法帖的三千沧浪之水,滋润身魂,浸淫心性,方得达到一种平常书家难以企及的境界。

  解密言恭达,得追溯其源头。他的源头在哪里?在甲金籀隶的修习钻研。中国书法滥觞于此,所以书家得穷尽其极去细细寻根。因为最早的书法是写形、写景、写事、写境的,其即时性、细节性、现场感、画面感极强,这就与别类的文字和后来的书法迥异其趣。言恭达书作里,带入了书法的原意和初心,无论他创作的哪种书体,都真切朴素,神采奕奕,真趣盎然。同时,甲金籀隶里,充满奇逸的古意。所谓古意,就是没有被过分繁琐装饰而表现出的简洁,没有被过分堆积概念而流露出的淳净,就是古人的那种闲散和放松,就是没有被更多规矩所裹挟的自在,就是庄子那种没有机巧的淡泊“无所用心”。言恭达就已臻于或涉入了这种克制和内敛的境界。不仅如此,古人说,文以载道。其实,古人也是“书以载道”的。书法即是以最美的容器去盛蓄最美的圣思、哲想和道德。正因言恭达浸淫于甲金籀隶之中,他一方面“取法”,另一方面“取思”。如此,他就通过临习、陶冶,以恭敬之心,达到了既修艺又修心的目的。所以,我们从他的线条笔墨里,看不到丝毫的哗宠浮躁、黑恶乱怪,而散发出大道沧桑之感,给人以敦厚平和的熏陶与召唤。

  解密言恭达,得辨析他从师的所由、所踪。言恭达虽然诸体皆精,而他最为心仪和聚焦的却是大草。书家都知道,大草是书中的至高境界,是人天性和学养无法掩饰的肆意抒发。要想成为大草巨人,同样得站在前贤巨人的肩上。我们知道,言恭达直接的老师是沙曼翁、宋文治。正像我们辨析贾平凹的师承脉络关系时,可向上游追溯到汪曾祺、沈从文、鲁迅、废名、陶渊明、庄子、老子……如果越过沙曼翁、宋文治,继续追溯则会发现张芝、王献之、张旭、怀素、黄庭坚、王铎、林散之对他深刻的影响,他的墨迹里有着几位前贤所传递过来的基因。细读他们,会被其笔走龙蛇、狂放不羁、汪洋恣肆、纵横驰骋的线条、体势、动态、灵性所感动。同时,他们在骨肉匀净外,以筋见长,中锋为主,侧锋次之,裹锋为辅,以筋连意,整体呼应。还有,就是他们的大开大阖、疏密有致、或力拔山岳、或婉约可人,或势如天倾、或天真安静,或涨墨酣畅、或毫厘不爽……

  我的好友黄文庆在解密水墨大师译木时撰文说,其大写意画“根在草书”。对言恭达而言,他在大草和大写意水墨之间相互取法,从而似其画有书意、书呈画魂。正如庄子《逍遥游》里所言,在溟为鲲、在天为鹏,栖于海天,既是大鱼,又是大禽。言恭达以椽笔大纸写天性、写史诗,留迹后世,见证时代气象和历史进程。

  书法艺术,最讲究踪其迹、师其神、摄其魂而不露痕迹,似自然天成。言恭达的笔法、字法、章法、水法、墨法、纸法都极得素、铎、散之的神韵、意趣,而能大而化之、人我合一、天人浑然。

  记得哲学家冯友兰曾将人生境界分为四种,即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功利境界是对动植物本能境界的超越,道德境界是对功利境界的超越,而天地境界则达到了至境和圣境,浑浑穆穆、齐天齐物。读言恭达书作,总能把人的眼界和心思引向极高处、极远处,那可能就是天地境界吧!(贾哲)

标签:言恭达;书法;传统
责编:夏晓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