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少陵:“让书法成为生活的全部”
2019-09-09 16:37: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王少陵(左)与恩师黄惇教授(中)、书法家李啸(右)在展览会上

  中国江苏网讯(王少陵) 书法已经成为我生活的全部,听起来有点夸张,但确实是最真实的生活写照。我的日常生活与书法须臾不可分割,生活已经书法化了,或者说每天过的都是“书法生活”。人生如书,书如人生,收获与付出也总是相互生发的。经年辛劳的付出和默默的探索,一定是建立在物质的克己与精神的坚守上的。以下是我对书法历程的回顾。

  书法理论必定出自书法的实践。理论的高度取决于书法实践的深度。同样一本书、同样一篇书法论述,也可以被解读出不同的结果。通俗地讲,书法理论的理解要与书法实践的层次相一致。被动的学习是灌输,不求甚解,依葫芦画瓢。主动的学习是引导,并使之理解。

  常见有人写出的字挺好看,但知道是怎么写的吗?我称之为填廓,或填墨。这种写法与摹本很相似,只差字的轮廓。摹本,初唐时很盛行,因为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摄影、复印及印刷技术,就派生了下真迹一等的摹本,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摹是一项专门的手艺,摹手大多是代代相传的。

  画可摹,书可临而不可摹。我常见作字有摹习者,问及,多为学画在先,或染于机械、刻板的书写方式,不觉之中已有描摹惯性了。这样的写法大约适合如下几种书体:楷书(通常我会称之为真书)、多数魏碑、隶书(碑版)、篆书,但对于行书和草书不适合,或叫做无能为力。为什么?这就牵涉到书法的核心——笔法。

  关于笔法,以后我会说到,这是个大话题。那么,从字上能看出是用哪种方式写的吗?可以的!因为,每当你突破了瓶颈,站在新的高度回看时,你必定是心明眼亮,一览无余的。

  这里要提到米芾。《海岳名言》载:海岳以书学博士召对,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海岳各以其人对,曰: “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沈辽排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上复问:“卿书如何?”对曰:“臣书刷字。”

  这个‘刷’字,米芾回答得很自豪。他可以评判别人的笔法,因为他有高度。但文人相轻古已有之,关于黄庭坚描字说,我是不赞同的。所谓刷字,乃势尽而形态生;至于填廓或填墨,则是待笔划呈现(到位)后收笔。这是有本质区别的。

  书体的不同,对书写者而言,不仅仅是字形发生了变化,重要的是应对的方式将随之改变,以适应书体。常言道:楷如立,行如走,草如跑。毛笔运动的方式和速度不同,需要投入的运动状态都会随之变化。所以,在面对不同书体时,书写的速度和节奏就要发生变化。虽然速度并不等同于节奏,是两个概念。但因为节奏是包含在速度中的,所以节奏与速度相关联。这种速度和节奏是每种书体所固有的,就像频率,或理解为生物钟。

  其实,就书体伴随历史的演变规律来看,也是如此,节奏总是在变。文字的节奏乃至书体的变化,也部分映射了时代的更替和当时的社会状况。

  

  记得上初中时,我参加南京市学生运动会,项目是1500米中长跑。赛前约五十分钟做热身,当站在起跑线时,心跳已达出发时的要求。换句话说,如果压住不跑,人也会自动飞出去的。凡作书,我所用节奏与心境都是如此,按书体调整。

  蔡邕云:“夫书,先默坐静思,随意所适,言不出口,气不盈息,沉密神采,如对至尊,则无不善矣。”又王羲之云:“夫欲学书之法,先乾研墨,凝神静虑,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则筋脉相连,意在笔前,然后作字。”

  这就是入境,即从心理及生理上做好准备、进入书写状态。

  那么如何描述因书体的改变,而带来的书写速度的变化呢?从前学习、取经的唯一途径是观摩,现在有视频。但视频不能解答你心中的所有问题,这本身就是个问题。

  这里我用几个例子,几个资料来解释:一是临王羲之《寒切帖》,最短时间一分三十秒,包括蘸两次墨及落款两个字。通常两分钟一通。《书法江湖》上有大约三年前临帖的图片及文字说明。当时我注册名是:砚田牛王少陵。二是楷书《红杏赋》,作于2005年秋,尺寸403cm×68cm,单字约7.8cm×7.8cm,书写用时两小时,准备时间一个半月。三是临孙过庭《书谱》长卷,尺寸1231cm×34cm,其中原帖残缺部分,均按孙过庭原貌补齐。通篇用时两个白天,含作废的近三米纸。

  

  我在书法之路上的探索,每每回忆,都能真实地感受到苦乐参半的滋味。其中经历的酸甜苦辣,我将视作财富,有些事是必须独自承受的,不能强加于人。而对于书法艺术的发掘和传承,能起到积极推动作用的,我都会不遗余力地奉献出来,并与广大的书法爱好者共同探讨。

  眼光有多高,目标就有多远。心胸有多广,道路就有多宽。我坚信,只要路子对了,书法之路就不怕遥远。

标签:书体;书法;王少陵
责编:夏晓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