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书法中的“家住六朝烟水间”
2019-10-10 16:43: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记者 管云林)从李白眼里的古金陵到程千帆倾情赞美的六朝古都,从林散之、徐志摩、张恨水笔下的夜泊秦淮,到苏童、叶兆言、薛冰笔下的诗意南京,青年书法家魏晋把六朝烟水间的南京用书法作了一番全新的演绎,眼下在南京锦上艺术馆开启的展览,已赢得掌声无数。

    陈卫新:魏晋书法展潜藏着一种创作理想

  本次活动的策划人陈卫新先生介绍了策划的过程。从今年春天开始,青年书法家魏晋开始抄写一批有关南京的文字。纸上笔墨的日常,像是一次又一次跨越古今的怀想。都说南京多诗文,那也是因为这座城市的日常中不缺诗意。魏晋的名字可通“六朝”,因此借薛冰先生的一本书名“家住六朝烟水间”为题,策划同名书法展览。纸上古今,山水城林,书法亦同虎踞龙蟠,令人游目骋怀。

  如果说家住六朝烟水间是魏晋的一种真实生活状态,陈卫星任务更有可能是魏晋潜藏着的一种创作理想。关于南京的文化表达常常充满了平民意识,平等、质朴而旷远。我们只要留意,那些古往今来,书写南京的华彩文章就在身边,触手可及。而这一点,恰恰就是南京的独特之处。

  (六朝句 32cm-19cm 2019年)

  (录朱自清文 32cm-19cm 2019年)

  周学:愿魏晋不负“魏晋”

  文化学者周学先生认为,世人谈“魏晋”,必言风骨。乌衣渡江,崇佛尚玄,荒诞不经,撇去政治不谈,文化人更为看重的是东晋士子精神的超脱和生命的自由。南京青年书家魏晋,据说本名并不叫“魏晋”,为什么请来魏晋的雅号作为名讳,亦未求证。差不多有半年多的时间,我注意到他的书风逐渐回归到书写的本性,模和临的痕迹被真诚的书写所冲淡,这是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浑身的力打进去,千钧的力钻出来,只有下过那个功夫的人,才能明白个中滋味。

  2019年秋天,这是一年之中金陵城最美好的时光。哦,对了,中秋赏月始于魏晋。魏晋的新作添花于“锦上”,抄一句魏晋无名氏的句子送上,“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驱车策驽马,游戏宛与洛。”愿魏晋不负“魏晋”,不负命。

  (林散之诗句28cm-18cm2019年)

  (萧娴诗登扫叶楼一首 69cm-52cm 2019年)

  黄梵:魏晋用书法创造古今诗文经典

  黄梵先生对魏晋书法小品更是赞赏有加。他认为青年书家魏晋是希望给南京提供一条诗意史的线索,让人们不要忽略文人画的前史,甚至在当代也可以再造新史。比如传说中王献之写的《桃叶歌》,是着意于诗还是着意于书法?魏晋今日重新书写,是借诗来解释书,还是借书来重写诗?其实文人画由赵孟頫定型后,着意于谁已不是问题。就像明代徐渭自认:“吾书第一,诗第二,文三,画四”,想必他在画上书写诗作时,着意于画实非他的心愿,但现在的人,必先谈他的画,才再谈他的书与诗。这当然不是徐渭的错,是每个时代认可的诗意,有所不同,诗意无法孤立行走,得永远与时代为伴。

  魏晋用书法,把古今诗文,把南京,统统拢进一条诗意史,让远事和近事互为佐证,证明在诗意的历史中,划分古今,把书与诗文分开等,都是浅见。他的新颖处还在于,要提前或加速新诗的经典化,或为书法提供诗意的现代化。遥远古代的诸多事例提示我们,魏晋的书写行为并非无关紧要,实则意味深长,也许一不留神,就成为创造经典的前奏。

  (后湖漫步 28.5cm-11.5cm 2019年)

  (陈卫新云几漫步诗 21cm-26cm 2019年)

  熊岱平:一个天生为艺术而生的魏晋

  画家熊岱平作为魏晋的好友,他说记得有好友在魏晋的微信下留言:你好像不是在搞展览,就是在准备展览啊!当然能经常折腾一些展览,最起码表现在一是很自信,不惧怕把自己的东西拿给大家看。魏晋的作品有追求,有想法,有精力,总有新的玩意要呼之欲出,常常能呈现不同形式给观者,至于书法水准,真的不好说,因为我们都还年轻,且都在不断学习和完善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魏晋绝对是一个天生为艺术而生的,具体原因,去看看他的作品,再和他喝上几次酒就知道了!

标签:魏晋
责编:李艳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