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眼笔端读山谷
2019-10-15 16:55: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王少陵)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黔安居士、八桂老人,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在诗歌史上,与苏轼并称“苏黄”,其诗风被及后世,开创了“江西诗派”,被奉为一代诗宗。书法与苏轼、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

  山谷的诗格高意远,得趣六经,用典精微,纵横千载。钱文子《芗室史氏注山谷外集诗序》云:“书存于世,惟六经、诸子及迁、固之史有注其下方者,以其古今之变,诂训之不相通也。而今人之文,今人乃随而注之,则自苏、黄之诗始也”。“山谷之诗与苏同律,而语尤雅健,所援引者乃多于苏”。可以看出,诗注始于苏、黄,同时有了注释也便于理解。换言之,山谷的诗,是很难读懂的。

  因为山谷广学博取,又精通诗律,所以能尽情地将情感游刃于诗中,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鲜活的诗人。

  崇宁元年(1102)二月,山谷登上岳阳楼,写下了《雨中登岳阳楼望君山》绝句两首,其一为:投荒万死鬓毛斑,生入瞿塘滟滪关。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

  人生的挫折,仕途的坎坷,黔州、戎州六年的放逐生涯,全在“一笑”之中忘却、看开。

  可“九日太平州”之后,是年(崇宁元年)九月,当诗人流寓武昌西山时,更是百感交集,便有了我们熟悉的《武昌松风阁》:“依山筑阁见平川,夜阑箕斗插屋椽”。“东坡道人已沉泉,张侯何时到眼前”。“安得此身脱拘挛,舟载诸友长周旋”。山谷伫立在寒风中,穷愁困顿,前途迷茫。亦师亦友的苏轼已仙逝,一景一物如见斯人。张耒(字文潜)又何时能到呢?此时的诗人很孤独,表达了迫切见到好友的心情。

  

  

  (王少陵临黄山谷《松风阁》)

  张耒一生都在追随苏轼,因为私自悼念苏轼而被告发,贬作房州别驾,黄州安置。稍作一提的是,苏、张二人先后到达的黄州,是同一地点,与武昌西山隔江相望。崇宁元年(1102)冬,山谷从武昌过江,与张耒相见,并与张耒诗酒唱和。《次韵文潜》诗云:“忽闻天上故人来,呼船凌江不待饷”。

  豪迈诗风犹李白归来。

  诗文可以怡情,笔墨尤能达意。山谷书法,豪迈处大刀阔斧,精微处巧夺天工。法度森严凝庄重,清丽婉转若仙子。他将对书法的深刻理解,不仅写入诗中,更挥运到笔端,呈现给今人无比震撼与美妙的书卷气息,这种笔墨效果,尤其体现在山谷到达黔、戎,以及之后的日子里,这时的山谷进入了书法创作的高峰期,为我们留下了许多旷世作品。

  

  (王少陵临黄山谷《砥柱铭》)

  在2010年6月3日的保利春拍会上,山谷书法长卷《砥柱铭》拍出了4.368亿的天价,成为当时中国艺术品成交价的最高纪录。

  这件作品作于绍圣二年(1095)四月之后,至绍圣五年(1098)早春之间(从笔迹看应稍早,许在当年或次年),此时山谷在黔州贬所。绍圣五年、元符元年,山谷因避亲嫌离开黔州移戎州,三月到涪陵,六月抵戎州。《砥柱铭》卷是录唐代名相魏征所作“砥柱铭”,后有山谷跋:“魏公有爱君之仁,有责难之义。其智足以经世,其德足以服物,平生欣慕焉”。又:“时为好学者书之”。这位好学者是杨明叔。其后的跋文对其赞美有加:“吾友杨明叔,知经术,能诗,喜属文,吏干公家如己事……”。文辞褒扬道德、开释正义,犹警示格言。黔州期间,山谷与杨明叔结下了深厚情谊。有《次韵杨明叔四首》、《次韵杨明叔见饯十首》等存世。

  《寒山子庞居士诗》 卷是在戎州完成的。山谷初到戎州时,寓居南寺无等院,而后建屋名“任运堂”,并撰《任运堂铭》,其铭曰:“或见僦居之小堂名任运,恐好事者或以借口。余曰《腾腾和尚歌》云:‘今日任运腾腾,明日腾腾任运。’堂盖取诸此。”是故先有“任运堂”,后有《寒山子庞居士诗》。写作时间应为“任运堂”之后,至元符三年(1100)十二月之间。诗后有跋:“任运堂试张通笔,为法耸上座书寒山子、庞居士诗两卷”。然此卷只见寒山子三首,故而庞居士诗应在另卷,惜无传。且此三首山谷均随而改之,而意境尤美。此篇为山谷书中我所最爱者。

  

  (王少陵临黄山谷《寒山子庞居士诗》)

  元符三年(1100)十二月,山谷结束了长达六年的谪居生活,离戎州顺江东下。次年(建中靖国元年(1101))四月至江陵,泊沙市。五月里,正值雨季,“沙尾水涨一丈,堤上泥深一尺”。山谷“新病癰疡”,堂弟嗣直前来乞书,山谷为录刘禹锡《经伏波神祠》诗并跋。跋中谓“不可多作……臂指皆乏,都不成字”,以闻责己之声。

  

  (王少陵临黄山谷《经伏波神祠》)

  譬之山谷五十以后书,《砥柱铭》、《寒山子庞居士诗》、《经伏波神祠》、《松风阁》四帖如璀璨明珠,各炫精华。《砥柱铭》犹拔山举鼎,力发千钧;《寒山子庞居士诗》神完气足,凝练厚重,超凡脱俗,入胜禅境;《经伏波神祠》自然老成,瓜熟蒂落,擒纵自如,无为而为;《松风阁》老辣持重,笔走苍龙,秉节思怀,孤倚寒松。

  

  (王少陵录黄山谷《次韵杨明叔四首》)

  纵览山谷诗书,典籍浩瀚,笔墨流光。而最能体悟山谷之精髓者,莫过于朝吟一诗,夕奉一纸。山谷的饱学、豁达、坚韧、恭让,都能从他的诗书里真实地走出来,激励并引领着我。我尝叹:“读诗如阅史,览字如见人”。

标签:王少陵
责编:李艳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