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家龙川笔下的阳光与生命
2019-12-03 17:18: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吕中元)从童年时代开始,用笔描绘故乡的山水,就是龙川对于倾诉的启蒙。他以独自特有的方式,与山山水水对话,与一草一木倾诉。到处都留下了他涂鸦的笔痕。似物非物、似像非像的独特表述方式形成了他的独特风格,到了学生时代便更有了新的生机。

  在巢湖学院美术系学习阶段,他静了下来。他良久地注视着物象,一笔一划精心描绘反复观察,深入刻划。把客观的物象,画成了带有主观意味的心灵物象。以极其真实的绘画语言表达出了超越客体的视觉印象。在学校他一方面遭来了许多的非议,另一方面,又引起了多层次的关注。他是较早把自己的生活阅历和人生感悟用画笔、用色彩编织梦境的实验者。由于走得有些超前,走得有些远,回头望去,身后一片苍凉,所以孤独便是他精神的伴侣,造就了他在画坛独往独来的原始透因。

  他背着画箱,揣着干粮,到处游历写生。踏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风餐露宿,四处为家。

  他画了一些有着浓郁情感体现扎实绘画基本功力的写生作品,在四周都投来赞许的目光和喳喳的喝彩声时,他闭门静坐,茶饭不思,突然又做出了惊人的決定——“去西天取经”,赴俄罗斯留学。学习原汁原味的油画。他先在号称皇官的列宾美术学院学习,尔后又作为

  访问学者去苏里科夫美院深造。

  回国后,在我的视线里他的绘画风格经历了三个里程碑似的变法。

  

  

  最初,当他归国后第一次在国内举办画展的画册《守望宁静》呈现在我的眼前时,我为他纯粹的油画技法和虔诚的追求精神所折服。这些作品虽然大量地吸收了俄罗斯的油画技法,但明显可以看出他对中国元素那种独特的表现方式。构图、色彩、意境,都有处于种纠结的探索痕迹。

  于是在他的第二个里程碑的《魅影天地・戏傩江南》的系列中,就可以明显看出他红结的胜利。他不再迷恋钱罗斯的伏特加,不再怀念莫斯科的郊外。他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绝对只喝故乡的老酒,他的情怀终究归属于烟雨朦胧的江南水乡。他的傩戏系列我反复观赏,他把故乡的戏韵画的那么幽美,把水乡画得那么的含情。他已超越了视觉再现物象的范畴,他把观念融在他的作品里,他把生活的真实画进了傩戏中,又把傩戏袒露在真实的生活里。戏里人间,人间戏里。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他的第三个里程碑——《阳光与生命》,他把所有的深思熟虑和技法经验归零,以纯真的像“人之初”的心境去面对世界。在他的画里,再也看不到画蛇添足般的雕琢,再也看不到什么学院派高级灰的程式化色彩技法,看不到规则看不到虚伪。

  

  色彩便是色彩,阳光便是阳光。向日葵永远面向蓝蓝的天,灯塔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海水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泛着波浪,一切沐浴在安详、和谐之中。特别是寿桃的表现,画面构成严谨、理性,但又看不到有意为之。色彩艳俗华丽而又看不出玩弄色彩,大俗大雅,一切都是那么的精确又是那么随意,他以纯真的心扉,用色彩和阳光谱写着委婉、激昂和无声的生命赞歌。(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标签:物象;故乡;倾诉
责编:李艳玲
上一篇
下一篇